哲学分析

2018, v.9;No.50(04) 3-14+195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伽达默尔和布兰顿论诠释
Gadamer and Brandom on Interpretation

克莉丝缇娜·拉芳特;何朝安;刘小涛;

摘要(Abstract):

在其著作《先哲旧事》中,布兰顿讨论了伽达默尔关于诠释的阐释学观念,力图表明,他自己的理解概念内容的推理主义进路能够解释伽达默尔阐释学的核心论题或为其奠基;他称之为"伽达默尔式的阐释学宗旨"。为了评价这一主张是否正确,可以分析布兰顿所讨论的三类哲学诠释,即从物诠释、从言诠释和传统诠释。布兰顿理论的"一般历史主义"与诠释学进路有直接的冲突。尽管布兰顿所命名的传统诠释(作为从物诠释的一种变形)确实很接近伽达默尔进路,设若布兰顿式的计分员采取这一诠释策略,他有可能成为伽达默尔式的阐释者,但只要采取了传统诠释,他就不可能再回到布兰顿所描述的计分实践。

关键词(KeyWords): 布兰顿;伽达默尔;阐释学;历史主义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作者(Author): 克莉丝缇娜·拉芳特;何朝安;刘小涛;

Email:

DOI:

参考文献(References):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